貿易戰再次升級

              欄目:最新公告 發布時間:2018-10-15
              特朗普政府最新加征關稅涉及到了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;中方同步進行反制,劍指約600億美元原產于美國的進口商品。
              600億對2000億,看上去似乎美方“氣勢”更勝一籌。

              特朗普政府最新加征關稅涉及到了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;中方同步進行反制,劍指約600億美元原產于美國的進口商品。

              600億對2000億,看上去似乎美方“氣勢”更勝一籌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中國海關測算,2017年,中國對美出口是4298億美元,進口1539億美元。顯然,如果僅以加征關稅的方式進行反制,中國難以跟上對方“叫牌”的節奏。

              但如俠客島此前分析,中國的600億美元顯然是計算過的。既然數量上不可能對等,那么,“你打你的、我打我的”就是必然選擇。以這次中方600億美元的反制清單看,4個不同稅率的征稅清單,有從5%-10%不等的加征稅率;其中,從中方角度看,可替代性較差的原料等加征關稅稅率較低,而可替代性強的原料、屬于奢侈品或非必需品的消費品、與我國國內制造業競爭關系較強的商品,加征關稅稅率則較高。

              美方壓力也不小。2018年前5個月,美國的通脹壓力已經在穩步上升,生產者價格同比漲幅則均高于同期消費者價格同比漲幅,表明消費者價格存在未來進一步上漲的壓力。而且,既然是“戰”,中國就斷然不會亦步亦趨按照對方的招數還擊。美方也不要以為中國無牌可打,在這個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面前發起貿易戰,損失的絕不可能僅僅是目前的關稅。

              2000億美元究竟會對中國產生何種沖擊和影響?客觀講,美國挑起貿易戰,中國承受的最大直接沖擊在于對美出口承受壓力。我方對部分進口美國商品加征關稅,也有可能給我們的下游廠商、消費者帶來一些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中國能否承擔貿易戰帶來的沖擊?

              9月7日,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貿易戰不會對中國經濟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——根據周小川引用的數學模型計算,這對中國GDP的影響不到0.5%?!白顗牡那闆r是,中國不再向美國市場出口價值5000億美元的商品,相反,而是將這些出口商品以最快的速度出口到其他國家。事實上,我認為中國可以迅速采取行動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按照清華大學教授魏杰的測算,2017年,中國的出口依賴度已經從2007年時的接近70%降到了10%左右,其中對美出口又只占到整體出口的1/3。這也是支撐對GDP影響并不巨大這一結論的基礎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,周小川也指出,貿易戰對中國市場情緒會有影響,也可能會削弱投資者對中國企業和股市的信心。在他看來,中國真正需要警惕的是“明斯基時刻”——在經濟學家明斯基的觀點里,這意味著“資產價值崩潰的時刻”,也就是經濟長時期穩定可能導致債務增加、杠桿率上升,從而內部爆發金融風險、陷入漫長的去杠桿化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換言之,應對貿易戰,中國真正應當做的,就是做好自己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中國是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,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。憑借這一基礎,中國不害怕美國在貿易戰中的極端措施,因為那只會導致美國自己國內市場供應大面積斷絕;也不擔心對美貿易反制會過多抬高國內商品價格,反而可以將其作為進口替代、推進國產化、或發展出口導向先進制造業的契機。同樣,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大宗貨物在中國市場占有率不是很高,較多的是初級產品,可替代性較強。這一點就決定了,中國的反制措施對相關貨物供給的影響相對較小,相應地對相關生產、就業的影響也較小。

              拿中國在此次貿易戰中受影響比較大的幾個省份來說,在浙江,小商品王國義烏的策略,是抓緊開發高新技術產品,發動企業協會的會員共享專利,抱團作戰;在寧波,最大的光伏企業已經將市場從歐美轉回國內;上海的策略是積極開拓“一帶一路”市場、輻射“長江經濟帶”來對沖;多個省份則出臺了更多支持技術改造、產業升級的政策,并做好匯率對沖、期貨期權、遠期合約等技術性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該來的總要來,該干的總要干。還是老話說得好:只要思想不滑坡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貿易戰中暴露出的核心技術被卡脖子、金融安全存在風險、國內社會存在的危機等問題,已經給中國敲響了警鐘。要解決這些問題,只能靠更深刻的改革、更大力度的開放,解決深層次矛盾,在“?!敝姓业叫碌脑鲩L之“機”。


              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h